第2728章 暗影領主 (一)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第2728章 暗影領主 (一)

亞瑟睜開眼,發現天已經亮了。他身旁什么東西發出一陣低沉的呼嚕聲,騎士王轉頭去看,原來自己之前是倚在貝迪維爾這頭大白狼的肩膀上睡了一覺。而如今貝迪維爾也睡得正香,正在打著鼾,甚至還拿亞瑟的背包當枕頭,邊枕著睡邊下意識地咬著亞瑟背包上的肩帶,在上面留下一大片口水的痕跡。

"你這家伙!"亞瑟擰了擰貝迪維爾的耳朵把他叫醒:"看守怎么了?該不會是整晚無人看守,讓羅馬教廷的船都從這里過去了吧?"

"不,我在給他替班。"貝優蕾塔坐在山崖邊平淡地說道,"已經確認了,一整晚沒有船從這附近的海域通過。昨晚那場戰役就是全部了,你們把羅馬的海軍打得很慘。"

"希望如此。"騎士王推開貝迪維爾的狗頭,把自己的背包取回來,可是肩帶已經被貝迪維爾那鋒利的牙齒咬爛了一截,這用力一扯,背包里的東西便嗖地滑出,落了一地。

"你真笨拙。"貝優蕾塔冷笑著諷刺道,然后她剛好瞥見一個滑到她身邊的,被布料包裹著的東西。里面有金屬的光澤透出,在日光下閃閃發亮。

"嗯?"魔女好奇地伸手去摸,剛碰觸到布料,亞瑟便驚呼道:"小心!什么都不要碰!"

騎士王快步沖過去奪回那個東西,但包裹那東西的布料也同時滑落,一本奇特的金屬書映入貝優蕾塔的眼中。

"這是......?"

"來自深淵的禁忌之書,"亞瑟小心地把書本重新用布包起來:"碰觸到它的人會陷入瘋狂。它剛才大概是想誘騙你去碰觸書本。好險好險,真是一刻都不能松懈。"

"深淵禁書?不對,那是黑魔法書吧。"貝優蕾塔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:"居然帶著這種危險的東西到處跑,你也是個黑魔術師?"

亞瑟皺眉道:"這東西根本丟不掉,一旦認同了我這個[主人]就會一直跟隨著我。話說你為什么會認為這是黑魔術書,之前在哪里見過嗎?"

"當然見過。"少女聳肩道:"昨晚我不就提到過背叛了象牙塔的大.法師[費爾南德斯]的事情嗎?他就一直捧著這種封面造型詭異的金屬書到處跑,而且從來不讓別人碰那本書。在很久以前起象牙塔就有類似的傳聞,說費爾南德斯是個死靈術士和邪惡的黑魔術師,而那本書就記載著黑魔術的秘籍。"

"......有趣。"亞瑟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。

所以大.法師費爾南德斯手上有另一本《深淵魔典》。

亞瑟手上有兩本魔典。其中《深淵魔典:萬界維度》(Abyssal Code:Dimensions)是記述附魔技術的書籍。亞瑟從中學到了大量使用的附魔技巧,包括[神圣和[深寒]。而且他從書中理解的其實是附魔技術的"深層基本原理"。只要知道基本原理,就能從別的武器的附魔上引申并學以致用------后來領悟的[破邪]附魔,就是通過接觸[軍團---片翼天使]的武器而學會的。《深淵魔典》就是如此強大的魔道具,它授予人的不僅僅是單一的智識。

亞瑟手上另一本魔典是《深淵魔典:幻視真言》(Abyssal Code:Words),但亞瑟并未為這本書付出過[代價],所以暫時無法獲得書本中的[智識],只是把書拿到手而已。從《幻視真言》的上一個擁有者看來,這本書描述的應該是操縱死靈的技巧。那書的上一個擁有者就操縱名為"沼澤怨靈"的東西襲擊過亞瑟一行人,而且它操縱得極其熟練,明顯是利用了書本中的智識。

亞瑟不知道費爾南德斯手中的《深淵魔典》具體是講述什么智識的,但他可以肯定那不是死靈術,因為深淵魔候莫比烏斯.麥由,不可能把同樣的智識記述在不同的兩本魔典中。

既然費爾南德斯手中的《深淵魔典》不是死靈術相關書籍,它又是什么?貝優蕾塔說費爾南德斯是"死靈術士",難道是誤會了什么嗎?

亞瑟把背包斷了的肩帶打上結,就這樣暫時簡單處理一下,繼續使用下去。而且他狠狠地白了貝迪維爾一眼。

"汪?"大白狼假裝沒懂地歪頭。騎士王差點想把這頭蠢狼一腳踹下懸崖。

"早餐有煎蛋哦!"在山崖上看守的眾人回到營地時,祖斯特父子已經做好了早餐。強尼似乎從哪里找到了某些鳥類的蛋,就那樣盛在他準備好的金屬盤子上,利用營火的熱力,放了橄欖油來煎。煎蛋飄出的誘人香氣在海島上四處飄蕩。

"你可真是個美食家。"亞瑟苦笑道,取了煎蛋,和著煮開的熱水一起吃。那應該是海燕或者海鷗的鳥蛋,這些鳥類在這個海島上非常常見,但它們把巢筑在海邊的山崖上,非常難到達------對應普通人而言。但以強尼.祖斯特那種身手,倒是很容易就能取到這種有營養的高級食材。

"怎樣,好吃嗎,亞斯蘭大人?"喬伊.祖斯特期待地問:"這是我取回來的哦!"

"你取的?不怕受傷嗎?"亞瑟一口吃完煎蛋,煎蛋調味得剛好,蛋黃的甘甜味在口腔里回蕩。

"不怕啊。這也是吸血鬼獵人的訓練之一。"喬伊說:"如果動作不夠敏捷,連爬個山崖都做不好,以后就很難在吸血鬼的地盤里活下來。"

道理好像是這個道理。

"老爸,今天還要跑步晨練嗎?"喬伊又問:"好像馬上就要上船出發了哦?"

"今天就算了,總不能耽擱亞斯蘭大人的形成。"強尼答道:"作為替代,你要在船的甲板上跑三十圈。"

"好吧。"喬伊點頭道。

"那么,亞斯蘭大人,"吸血鬼獵人大漢收拾了一下營地:"我去船上整備一下,好讓我們能夠隨時出發吧。"

"好。"騎士王點了點頭,目送大漢遠去。

"別看老爸那樣子,他其實焦急得很。"等他父親走開,喬伊才說:"爺爺當時在被黑死病侵襲的科西嘉島基地里,負責訓練其他年輕的吸血鬼獵人。結果兄弟會的基地被毀滅了,見習獵人的死傷超過三十人,爺爺也下落不明,生死未卜。"

"老祖斯特先生失蹤了?"亞瑟不禁瞪大眼:"老爺子已經五十歲高齡了吧?這豈不是很危險?"

"是的。而且我們找遍了科西嘉島都找不到爺爺。"喬伊說:"根據推測,他應該是被誰強行帶離了科西嘉島。可是除此之外就沒有半點線索。"

約翰森.祖斯特是亞瑟來到這個異世界后第一個認識的吸血鬼獵人。他當時還是一名壯漢,獵魔的技藝超群,和亞瑟一起獵殺了第七真祖范德米安。可是歲月不饒人,跨越了十數年的時間,一切卻已經物是人非。五十多歲的老祖斯特應該不再適合戰斗了,亞瑟甚至懷疑老頭是否還能揮舞得動狩獵吸血鬼用的沉重銀鞭。老爺子體力不行,又有可能染上了黑死病,甚至可能被誰綁架了,真讓人擔心。

"強尼也是見外,居然不把這種事情告訴我。"亞瑟抱怨道。

"老爸說亞斯蘭大人有任務在身,不應被這種瑣事打擾,就沒說出口。"喬伊搖頭道:"而且爺爺恐怕已經兇多吉少了。"

"所以你們就這樣放棄搜尋了?"

喬伊苦著臉:"嗯......這是退役吸血鬼的宿命。即使是老爸,現在也招惹了不少仇家,經常被各種魔族和吸血鬼追殺。上了年紀不能戰斗的吸血鬼獵人,基本都沒法得到善終,這事我們已經習慣了。"

"那你們也過得挺辛苦的。"亞瑟一邊走向船只,一邊掏出航海圖盤算著什么。

航海圖在厄爾巴島上有一個X字標記,而且從昨晚遇到的船隊的來勢判斷,教會在厄爾巴島上肯定有一個"驛站",讓羅馬海軍在島上停駐。如果就這樣讓船駛往厄爾巴島,可能會遇上更多的戰船,又是一場大戰。亞瑟本來是打算繞過厄爾巴島,直接到港口城市福諾尼卡的。但他細想了一下,決定還是直接讓船駛向厄爾巴島。

"就這樣布置著不動?"船上,凡爾納正在和貝優蕾塔討論著什么。凡爾納的[軍團---槍陣]整齊地排布在帆船甲板的兩側,仿佛在戒備著什么。

"沒錯,就這樣布置著反而更好,遇到襲擊時可以直接開火。"貝優蕾塔道:"而且軍團魔像不動的時候不會消耗魔力,反而能從周圍的環境里汲取魔力來恢復自身,魔力恢復速度比存放在戒指里要好。"

"大姐姐說的那個魔力是什么,我不是很懂啦......這些魔像不都是永動機嗎。"凡爾納搔著頭說。

"這個世界上不存在永動機。"魔女答道:"就算用大魔術都做不出來。"

亞瑟搖了搖頭,不太像參加這兩人的討論,但他還是召出了[軍團---片翼天使],并問貝優蕾塔:"也就是說我的[軍團]也可以布置在船艙下面隨時準備劃槳,只要它們不劃槳就不會有魔力消耗咯?"

"是的。"魔女答道。

"今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,風向也正好,就用風帆來前進吧,船長大人。"強尼.祖斯特開玩笑般說,把船錨收起。

"很好。開船!"

"開船!"吸血鬼獵人大漢吆喝著,把船帆升了起來。

乘著風,從教廷那里收繳而來的白帆戰船向東慢慢駛出,朝羅馬的方向行進。下一站是厄爾巴島的"驛站",而直覺告訴亞瑟,有一場大戰在等待著他。

海南4个彩票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