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8章 抨擊李淵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李世民微微一笑,道:“父皇,根據王燦所說,這紅薯和南瓜的產量,都是極高的,能夠達到畝產數千斤以上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李淵想都不想,斷然回答。

畝產數千斤。

即便是有神跡,也不可能有這樣的產量。

李淵沉聲道:“二郎,不要認為王燦幫你說服了以五姓七望為首的門閥世家,就真的處處相信他。說不定,這只是王燦的一個騙局而已。這事情,你自己還得長一點腦子。”

頓了頓,李淵繼續道:“誠然,這食物是真不錯,可是,也不可能畝產數千斤。你說目前近千斤,我或許還相信了。”

李世民道:“父皇,這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,總有那么一些神奇的所在。尤其發生在王燦身上的,并沒有什么稀奇的。王燦,本身就是一個神跡。”

李淵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李世民說道:“王燦能力挽狂瀾,令世家門閥給一百萬石糧食,這就是神跡。觀音婢的病情,難以根治,御醫都沒辦法,王燦卻一力治好。這南瓜和紅薯,產量的確是能達到數千斤,朕也是親自去看了。一切的一切,都不是作假的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,朕相信自己看到的。”

李淵聞言,沉默下來。

他倒是有些好奇了。

以五姓七望為首的門閥世家,他是知曉多么驕傲的。

觀音婢的病情,李淵有所耳聞,是一直沒有治好的。

李淵想了想,也不愿意多和李世民辯解什么,道:“召王燦入宮,朕要見一見他。”

李世民道:“父皇要見王燦,便不必了。總之,有王燦在,大唐的興盛指日可待。父皇只需要等著消息,即可!”

李淵眼眸一下瞇了起來,道:“你是怕朕見到王燦,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,毀掉你在王燦心中的形象嗎?”

李世民道:“我事無不可對人言,坦坦蕩蕩,沒什么好懼怕的。只是父皇,王燦不是一般人,朕對王燦,都是親自去拜訪,您就不必召他入宮了。”

此刻的李世民,心頭大爽。

一直以來,李淵都偏向于李建成,因為李建成是嫡長子,是太子,是國之儲君。所以,不管李世民立下多大的功勛,李淵都偏向李建成。

甚至,李淵聽信讒言,處處打壓他,若非是李世民功勛卓著,在軍中實力強,早就被拿下了,也因為李世民有足夠的力量,所以才有今日的李世民。

玄武門之變,李世民不后悔。

可李淵卻是更敵視他。

認為李世民,不可能做一個合格的君王,一個殺兄逼父的人,不配做一個君王。

李世民偏偏要證明,他做得很好。

如今,便是李世民的證明。

李淵越是錯愕,李淵越是震驚,李世民越是歡喜。只是這歡喜和爽快后面,多少卻又有一些心酸,眼前的人畢竟是他的父親。

父子關系,太過復雜。

摻雜了太多。

李淵盯著李世民,他能夠感受到李世民的欣喜和愉悅,只是李淵沒有說什么,他沉聲道:“朕要出宮,朕親自去見一見王燦。”

李世民沉默下來。

有了片刻的停頓,因為李淵雖說退位,但身份仍是有些敏感的。

片刻后,李世民道:“沒問題!”

“來人!”

李世民吩咐一聲。

“在!”

有宮中的太監立刻進入躬身行禮。

李世民吩咐道:“召李君羨入宮,護送太上皇前往王宅見王燦。”

“遵旨!”

小太監得令,便立刻去通知。

李君羨,那是左武候中郎將,駐守在玄武門外的。整個宮門的防守,都在李君羨的掌握中,他負責攻城的安防。

李世民說完后,便轉身離開了。

李淵一個人坐在宮中,眼神悠悠,內心有些想法,但更多的,他是真想要見一見王燦,看王燦是一個怎么樣的人。

時間不長,李君羨進入,他身著甲胄,抱拳道:“臣李君羨,拜見太上皇!”

李淵嗯了聲,沒有多說什么。

李君羨道:“太上皇,請!”

李淵站起身,就跟著李君羨一起出宮。李淵很清楚,李君羨奉皇帝的命令,說是護送他出宮,實際上,卻是確保他不亂跑離開。因為李淵如今這太上皇,必須是在皇帝的掌握中,一旦脫出皇帝的掌握,天下必定動蕩。

李淵心頭卻是冷笑。

他即便是再怎么看李世民不爽,可李世民終究是他的兒子。更何況,這大唐是李淵親手建立的,他不可能眼看著大唐陷入動蕩,所以李淵不可能真逃走的。

留在宮中,是最好的選擇。

這是李淵的大局觀。

李淵出宮后,很快就來到永興坊王宅外,隨行的士兵上前敲響房門,當門房打開了門后,士兵立刻道:“去通知王燦,太上皇駕到。”

門房嚇得打了個寒顫。

太上皇又來了。

這真是……

先有皇帝,后有太上皇,這一切真是讓人覺得震驚。

門房不敢耽擱,讓人領著李淵等人往客廳去,而門房飛也似的往后院去通知。王燦得知李淵來了,心思轉動,很快就明白了過來。

無非是李淵知道了紅薯、南瓜等。

王燦自后院中出來,來到前廳,在主位落座后,便開門見山道:“太上皇蒞臨寒舍,不知道太上皇此來,可有什么事情?”

李淵道:“朕今日來,所謂之事,第一是想要見一見你,第二是要看一看紅薯和南瓜產量,第三是說說當今的皇帝。”

王燦道:“那么太上皇如今見了我,有什么感想。”

李淵道:“言過其實。”

王燦道:“太上皇英明!”

李淵道:“朕說你言過其實,你說朕英明,這是何意?”

王燦道:“因為對于虛名而言,我根本不在乎。太上皇說什么,那就是什么吧。更何況,尊老愛幼,畢竟太上皇是老年人,你說什么,姑且就是什么吧。”

刷!

李淵面色微變。

王燦的話還真是……

讓他有些不爽。

李淵沉聲道:“難道,朕所說有錯嗎?一個十多歲的孩子,竟然說是神跡。皇帝說你是神跡,先前朕倒是有些相信,可如今看了,卻是覺得不過如此。”

王燦道:“太上皇親眼看了后,都說不過如此,那就不過如此。更何況,功名利祿于我而言,本就是虛名。我不求名不求官,不需要管這些。”

李淵聽著更覺得虛假。

這世間,哪有什么不求名不求官不貪圖利益的人。

頓了頓,王燦繼續道:“至于所謂的神跡,那就更沒什么好說的,不過是一些小把戲而已。太上皇,姑且聽之任之,不必去管。嗯,說起來這南瓜和紅薯,也沒什么好看的。我這府上廟小,容不下太上皇,干脆太上皇打道回府,回去吧。”

李淵臉上多了怒容。

王燦這也太不把他當回事兒了。

簡直是對他的羞辱。

李淵沉聲道:“王燦,你這般對朕說話,難道不怕朕處置你。”

王燦道:“一個過氣的皇帝,有什么懼怕的。”

對李淵,王燦沒什么好感。如果李淵登門,是為了品嘗紅薯、南瓜來的,可是李淵分明是來挑刺的,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。可是,李淵都已經欺上門了,他就沒什么顧慮的,反正懟回去就失了。

一個過氣的皇帝,不足為懼。

根本沒什么好懼怕的。

李淵更是氣哼哼的,他咬著牙,便沉聲道:“王燦,你真是膽大包天。”

王燦繼續道:“我這不惹事,可是人在家中坐,禍從天上來。太上皇這話,真是讓我誠惶誠恐啊!可惜,太上皇無兵無權,如今就是一個虛名。你要處置我,怕是不大可能。所以在這樣的一個前提下,太上皇處置我也不可能。”

頓了頓,王燦繼續道:“還說什么要說一說陛下的事兒,有什么好說的,太上皇不就是芥蒂陛下殺了李建成、李元吉等人嗎?”

李淵眼中瞳孔一縮。

王燦又道:“說句不中聽的,假設是李建成在玄武門取得了勝利,能夠留下陛下的性命嗎?b不可能的,都是一樣要斬草除根。這政治上的事情,本就是你死我活,尤其這李建成和陛下的爭端,不就是太上皇你的一手杰作嗎?”

“陛下有能力,戰場上所向披靡,你需要陛下的勇猛果敢,所以允諾陛下,說會冊立陛下為太子的,可事成后,又無情打壓。”

“你全力扶持李建成一系。”

“這一切,是你造成的。”

王燦沉聲道:“所以你真的沒什么好說的,這一切的始作俑者,都是你。原本李建成沒什么本事,沒什么能力,就該讓他做一個太平王爺就是。可是,你偏偏要給他權利,讓他作為太子,德不配位,最終身死,也是理所應當的。”

李淵聞言,蹭的站起身,已經是滿臉的怒容,呵斥道:“王燦,你一派胡言,一派胡言。朕身為皇帝,立嫡立長,乃是為了國祚。”

王燦道:“自古以來,的確有立嫡立長之說。但是,也并非一定要立嫡立長,也可以是立賢,這也是存在的。一切,取自于太上皇你而已。可是你為了權利制衡,才有了李建成作為太子,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。”

“蹬!蹬!!!”

李淵聞言,不斷的后退,表情更是一變再變。

海南4个彩票开奖结果